展览

王兵:记忆造景师

2023年10月5日-12月9日

开幕式 :2023年10月4日 18h – 21h

策展人: Jean LOH

王兵以电影和纪录片受人注目,而此次展览将呈现他的摄影作品。

观众进入展厅后要学会在黑暗中观看。王兵钟情这种黑暗,黑暗对于他代表否认、遗忘——制度化的集体失忆。他迫使我们去探究这种黑暗,那些已经被抹去的记忆痕迹,那些在中国历史上的动乱,系统制度下的悲剧,无论是古代王朝还是当今社会,都以统计数据为证。从《铁⻄区》重工业的解体(苏联和日本占领时代的遗留),到《无名者》流浪汉在北京的无声漂泊,再到古拉格集中营裡夹边沟的死亡证词(1957年代荒谬运动,大跃进后三年大饥荒的悲剧前兆)。王兵引领著我们一步步向黑暗深处走去,进入阴暗的钢铁厂,沟渠、乱葬冈、老鼠洞……我们必须睁努力地大眼睛,穿透这片黑暗。

王兵在这片漆黑的水域中,如领头羊般涉水而过。他用水墨画中的渲染法描绘钢铁厂里的黑机器,并在画面上撒入日光白点,透过高度对比将工人存留在消逝的集体记忆景象中。

在夹边沟的荒原上(参⻅其电影《夹边沟》),他在夜间使用LED照明拍摄的遗迹,让人想起一种超现实的、彷彿置身于月球的景观。我不禁想起阿姆斯特丹那句“这是个人的一小步,却是人类的一大步。”当我意识到自己原来是在踩着那些莫须有却被冠上“邪恶、无耻”的可悲的前右派分子的尸⻣时,我感到无比痛苦,而王兵带著痛将其挖了出来(意义上的动作比喻)。这些图片是他拍摄的银盐照片,最早是一架雅⻄卡相机,然后是尼康F2、哈苏6*6、及他最能捕捉到广阔空间的全景相机骑士6*12。平坦的戈壁沙漠由尘土⻜扬、狂⻛呼啸的《死灵魂》的平原大地(甘肃,该省因大饥荒死亡人数最多而出名)。

影像的极简⻛格展示了他对“时间”的掌握,如同他将快⻔⻓时间曝光,这是进入黑暗的必要条件,并造就决定性的黑白反差。王兵的⻓时间概念同样体现在他的电影,从三小时到九小时或者更⻓……其调查研究往往需要数年时间。如果说王兵在纪录片中实践的是“摄影师的电影”,那么我们可以说他的拍摄作品更像是一种电影般的“叙事性影像”。这是一系列会呼吸的照片,我们感受到他吸进的气和他呼出的气。尽管拍摄地点的气味总令人难以呼吸,正是这一吸一吐,使他活著,记录下这些重要记忆。

这个展览是王兵众多重大意义作品中的三个系列,在espace temps这个“地下”艺术空间(像老巴黎的地下墓穴),透过双眼,感受王兵的人本主义。

最后,我想引用我曾为警察乐队The Police的吉他手Andy Sommer的摄影展写过的序言:

古哲学家庄子(公元前4世纪)身骑瘦⻢在前往楚国的路上,一阵阴⻛吹,过庄子顾目四望,只⻅哀鸿遍野、骷髅遍地,好不凄凉。他在路边看到了一个已经干掉了仍然完整的骷髅头,用⻢鞭去敲了敲并质问他:“你是不是因为对生活过分热爱而做出了过分的事,才走到了这一步?你在这是因为你做坏事,给父母妻儿留下耻辱,所以羞愧而死?你是因遭受寒冷饥饿或是年老力衰而死的呢?”

他把头⻣抱到自己身边,用它做了个枕头,躺下睡觉。半夜,骷髅在梦中出现说道:“你刚才所说的只是花言巧语,如同一位善于辩论之人。你所说的都是活人的累赘和辛劳。死了,其实完全没有这些忧愁烦恼。骷髅还说:人一旦死了,在上,没有国君的统治;在下,没有官吏的烦扰。没有烦心的四季,夏天太热、冬天太冷。安逸自在,四季如春,像是天堂。即使做君王,也比不过它。”

庄子不相信,并说:“假若我让主管生死之神,恢复你的形体,为你重新⻓出⻣骼肌肉皮肤。送你回到父母、妻儿、邻居和老师中去,你愿意吗?”骷髅头皱着眉头,深感忧虑地说:“我怎么能抛弃此等胜过君王的快乐,而再次经历人世间的劳苦呢?”生存还是毁灭,这是值得考虑的问题(To be, or not to be, that is the question)。

 王兵影展中所展现的人道艺术,给了身处世界混乱中的我们,一次思考人生意义的机会。

——策展人 尚陆 – 巴黎2023年10月

王兵

wangbingphoto_croped

王兵,1967年出生于西安,1992年毕业于鲁迅美术学院摄影专业。随后他继续就读于北京电影学院,接触到了安东尼奥尼(Michelangelo Antonioni)、伯格曼(Ingmar Bergman)和帕索里尼(Pier Paolo Pasolini)的作品,尤其钦佩安德烈·塔尔科夫斯基(Andreï Tarkovski)。上世纪90年代,他依靠担任摄影师、导演助理和摄影师维持生计,并逐渐发现电影和电视业不适合他,无法满足他的创作需求。于是,他决定脱离这一体制,自己创作电影。

他的首部电影作品《铁西区》长达9小时,于2002年在工业城市沈阳拍摄完成。第一版时长5小时,于2003年柏林电影节上展映。最终版本分为三个部分,于2004年在鹿特丹电影节上放映,并在法国发行。如今这部电影被认为是一部杰作,也被视为数字化电影时代的象征。之后,他继续以同样的方式工作,关注历史题材,如“反右斗争”(《和凤鸣》和《夹边沟》)、极度贫困(《无名者》和《三姊妹》),以及精神病院内的生活(《疯爱》)。

2013年4月,蓬皮杜艺术中心举办了王兵的个展,受到评论界和观众的一致好评。这也是首次全面展示王兵的作品:电影、电影作品的装置及其摄影作品。2017年,他凭借《方绣英》赢得了洛迦诺电影节的金豹奖。2018年,《死灵魂》在戛纳电影节上以非竞赛片的身份呈现。

2021年,法国巴黎摄影艺术中心(Le BAL)为王兵举办了一场名为“行走的眼睛(L’oeil qui marche)”的大展。同年6月,法国电影博物馆(Cinémathèque Française)为其举办了电影回顾展。

2023年,戛纳电影节呈现了这位导演的两部新作:特别放映单元的《黑衣人》以及正式竞赛单元的《青春》。

尚陆 Jean LOH

croped_jean_loe

毕业于巴黎政治学院和索邦大学

摄影策展人,上海比极空间创始人(2007-2018)。曾策划马克·吕布在中国的回顾展巡展(2010-2013)。2008年至2019年担任缅甸仰光摄影节评委。摄影之眼(Eye of Photography)的长期撰稿人,美国露西奖(Lucie Awards)提名委员会成员。编辑过20多本摄影书。2019年后浪出版社《布鲁诺·巴贝——中国的颜色》。